新浪天津 资讯

倾诉:爱上学生的爸爸 我错了吗

摘要: 这些天,我妈跟我闹翻了,她直接到我工作的地方向我的领导提出,让我辞职。

倾诉者:小芮 28岁 特教老师

选他不是唱高调

这些天,我妈跟我闹翻了,她直接到我工作的地方向我的领导提出,让我辞职。我知道妈妈接受不了我想和一个离异的男人在一起,让她更不能接受的是,这个男人不仅有孩子,还是一个患有孤独症的孩子。我当然知道,妈妈这么做是希望我幸福,在她的眼中,她的女儿“哪儿都不差”,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结婚对象?我这么决定,并不是唱高调,或是头脑一热,真的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

我是一个孤独症康复机构的老师,我喜欢上了一个患儿的父亲。这么说会引起歧义吗?以为我的师德有问题?我非常坦荡地先说明:我认识这位孩子父亲的时候,他已经离异了,孩子在我们的机构培训了4年多。我们之间真正产生感情是近两年的事,我下决心要和他在一起只是近半年的事。

在我们这个机构中接受训练的孩子,父母离异的情况不新鲜。家里一旦有个患病的孩子,家长要面对的压力非常大,不仅是精神上的,还有经济上的。有些家长心理没有那么强大,就会选择逃避。而绝大多数情况,逃避的一方是父亲。我并没有歧视这种父亲的意思,在困难面前,不是所有人都坚强。而作为母亲,因为有过孕育生命的过程,会更舍不得孩子。

小海星(这是我们对孩子的爱称,不是真名)的父亲却是个例外。他总是陪在孩子身边,当然也有爷爷奶奶陪的时候。只要爸爸陪着,孩子的配合就更好,爸爸非常认真地做记录,不厌其烦地重复各种枯燥的练习。他的认真,还有在眼神中透露出对孩子深深的爱和坚定,都让我们非常感动。现在,我做出这个决定,因为我相信这样的男人也能给我妥妥的爱。

特教需要心强大

我是师范院校特殊教育专业毕业的,当年选择特殊教育,有多种原因。一是我们在高中时就做过未来职业规划的测评,在我的测评结果中,比较适合的职业就有特殊教育;还有,报志愿的时候咨询过,据说是这个专业人才短缺,好就业;再有,我们家有一个邻居,家里有一个智力残疾的孩子,我一直觉得她的世界更轻松、单纯。所以,我在高考志愿上选择了特殊教育。

当一个特殊教育的老师,内心更要强大,先不说什么爱心、耐心,有时候,要学会的反而是心“硬”一点,我刚实习的时候,看到一些孩子会掉眼泪,有时恨不能什么都帮他们做。后来,有经验的老师说,你的心要足够强大,简单的同情谁都会,你的责任是尽你最大的可能,让他们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学会生活,哪怕看着他们摔倒,哪怕听着他们大哭……

我在毕业后选择了到现在这个专门做孤独症儿童康复的中心工作。人们说,患孤独症的孩子是星星的孩子,因为他们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他们最大的困难就是去感知这个世界上的爱,他们拒绝与最亲的人亲近……这也正是他们的家长最大的痛。

我愿陪他走下去

与特殊的孩子们相伴,其中的酸甜苦辣很多。再说回到这个家长,就像我前边说的,这个家长很让我敬佩,从他带着孩子第一次来中心开始,他的坚定和“专业”就让我们特别佩服。他说孩子是从1岁多被诊断为孤独症的,从那时起,跑医院,跑各种机构,找各种资料,他自己整理的国内外资料装满了几个书架……他了解的相关知识真的不比我们少。

孩子刚来的时候只有两岁多,还不会说话,也拒绝所有的亲近,最大的乐趣就是拿圆的东西在桌上转,情绪激动的时候,就自己在地上转,转几十圈也不晕。我们见多了其他孩子的父母有时候会情绪激动,会哭,会发脾气……可是,这个爸爸从来没有过,不论有多少次失败,他都坦然接受,不断地和我们商量更合适的训练方法。

接触时间长了,我们知道这个爸爸是一位高校的老师——说来挺奇怪的,孤独症孩子有两大特点:一是孩子大多长得特别漂亮,二是他们的父母往往都有着让人羡慕的学历和职业。但是,因为有了一个特殊的孩子,有些家长放弃了工作,有些家长在困难面前变得极其脆弱。这个孩子的爸爸后来告诉我们,孩子的妈妈以前也是个很优秀的女人,可是自从得知孩子有病,妈妈就崩溃了,后来发展成了很严重的焦虑症。为了妻子的后半生,他最后决定“放”妻子离开这个家,他愿意自己承担起所有的责任。最终妻子同意了离婚,不久就出国去了。他没有对妻子抱怨,他说:“我一个人能行。”

有的患儿家长不愿意面对外界,搞活动什么的,都不许我们给孩子拍照。有新闻媒体采访,不允许露他们和孩子的面容,不让提真名。这个爸爸却不同,希望孩子大大方方地参加各种活动,他总是作为家长通过各种渠道去让更多人了解这个病症的儿童。他经常带孩子去人多的地方,创造更多机会让孩子与各种人和环境打交道。这对于孩子的康复确实非常有用。

作为小海星的主教老师,我几乎每天都和孩子在一起,和他爸爸接触的时间也多。孩子对我从陌生到依赖,在我的帮助下学会了叫爸爸,学会了从简单到复杂的表达,学会了从拒绝到接受别人的亲近,学会了生活自理,学会了做手工、写字、玩滑板、唱歌……4年的时光,他慢慢地变成一个正常的小朋友。而我对他的爸爸,也从同情,到佩服,到相互支持,再到感情上有所依恋。是我主动提出要和他一起陪伴小海星长大。一开始,他拒绝了,他说他没有这么好的“命”,尽管他非常感激我这份感情。可是我坚持。我不是图什么,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男人的坚强和他的责任心。他依然拒绝,他说,他要对孩子负责任,也要对我负责任,这不是一时冲动就可以决定的。他愿意陪着孩子安静地长大,他不想再婚,不想再有孩子,因为如果再要孩子,对两个孩子都不“公平”。

他越是坚持,我越想和他在一起,这是我的真心话,我是真的想和他在一起。为了他,为了小海星,我放弃过跳槽的机会,也拒绝和任何人去相亲,有老同学追过我,我都没有动过心。我愿意和他承担一切,现在,他终于“动摇”了,只是他希望我们都别冲动,彼此好好适应。我同意,可我家里不同意,我妈已经用各种方式干涉了。不管怎样,我就是要与这个人和这个孩子在一起,我希望妈妈能了解,我真的不是同情心泛滥,我相信自己找了一个好人。

情景再现

魏然:“当一个特教老师,很了不起。”

小芮:“这个职业,我自己选的,我愿意做。而我的感情,我也相信是对的。”

魏然:“希望这份感情像你自己说的,不是同情心泛滥,通过这么长时间的了解,相信你看到这个男人身上的好品质是真实可贵的。”

小芮:“同情不是爱情,而且,从职业的角度上说,特教老师不能只有同情,我这些年接触了很多家长,当然我也接触过不少普通的异性朋友,我就是觉得,他是我真正喜欢的男人。”

魏然:“你也要知道,给这个孩子当老师,与给他当妈妈,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。”

小芮:“我做好了一切准备,包括他说的,不再要孩子。我愿意和他陪伴孩子长大,最起码将来能照顾自己。我想,我总会比其他人更称职。”

魏然:“你喜欢一个人没有错,他提出的建议也很好,你们再认真相处一段时间,不要冲动,也不要把家里的反对当成‘动力’,如果你的这种执着和无私不能永远保持,反而是对这对父子是种伤害,所以,别急着去承担一切。”

魏然道来:我们一定要相信善良,也应该相信人在逆境中可以表现出非凡的能力,而这种能力,当然可以成为吸引力。一个不太幸运的孩子,却又很幸运拥有这么坚强的父亲,还有敬业的老师。一起助力孩子成长的过程中,一起品尝成功与失败,彼此信任,支撑,到彼此爱慕,这也很正常。而且这份感情没有违背道德,没有任何功利,应该被认可,甚至应该有掌声。但是,意愿总是美好的,生活却永远是现实的,能不能承担得起未来的挑战,不是现在说一个“我愿意”就可以的。家人,旁观者,不要急着评价,干预,给他们更多的时间,更冷静地去考虑,未来的所有困难,是否真的可以一起去扛起。

分享文章到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

加载中...